仁凯信息平台

城市需告别“谈雨色变”尴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12 20:49:00    浏览次数:844
导读

生态建设理念要融入每个人的知识结构中,人人都要做海绵城市建设的支持者、参与者。

生态建设理念要融入每个人的知识结构中,人人都要做海绵城市建设的支持者、参与者。关于今年入夏以来,暴雨多发,多地出现城市内涝现象,对此,相关媒体专访了中国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宋连春、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水务与工程专业研究院副院长孔彦鸿、北京建筑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院长李俊奇。 

加快海绵城市建设步伐 告别“谈雨色变”尴尬

今年的汛期比往年来得更早,也更凶猛。6月30日以来,长江中下游沿江地区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给部分地区造成严重洪涝灾害,全国300多条河流发生超警洪水。 

根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最新公布的信息,截至7月3日,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另据民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7月6日9时统计,本次灾害已造成江苏、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11省(自治区、直辖市)81市(自治州)373个县(市、区)2676.9万人受灾,140人死亡,41人失踪,162.4万人紧急转移安置,76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4.9万间房屋倒塌,29.7万间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2242.7千公顷,其中绝收445.8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481.8亿元。虽然各部门数据统计口径略有不同,但总体来看,此轮洪涝灾害直逼“98大洪水”。

城市化也在“助纣为虐”

“这与厄尔尼诺有一定联系。2014年开始的厄尔尼诺事件,在今年5月逐渐进入尾声。这次是20世纪有观测以来,最强的一次厄尔尼诺事件。它使得主汛期出现暴雨等极端气候事件的风险显著增加。”中国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宋连春研究员说。气候条件这一点与1998年相似,都是在超强厄尔尼诺现象爆发后的第二年。除了异常气候这一主因外,城市化也在“助纣为虐”。

湖泊、河流和绿地本是城市的“天然海绵”,当洪水来临时它们能蓄积、吸收雨水,然而这些海绵正逐渐消失。以每逢雨季必“看海”的武汉为例,近50年来,已有近100个湖泊“人间蒸发”;城区湖泊数量从1949年的127个下降到2015年的40个;湖泊面积从1987年的370.97平方公里下降到2013年的264.73平方公里。此外,2000年—2008年数据显示,江苏省城市不透水面积占比为65.73%,增加了10.19%;安徽省占比62.23%,增加11.85%;浙江省占比61.05%,增加16.63%……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水务与工程专业研究院副院长孔彦鸿告诉表示,现在城市内涝多发现象严重,主要是因为城市发展太快,“发达国家用100多年时间完成城镇化50%过程,我们只用了30多年时间。”城市建设者们雄心勃勃地用水泥和沥青将我们的道路、广场、河道、湖泊装点起来,却让城市陷入了一场灾难。我们盲目追求一马平川,往往会填湖平壑,地面大量硬化,钢筋水泥过多地替代了能够涵养水源的林地、草地、池塘等,裸露的土地已成为稀缺资源,自然水循环就被切断了,导致城市就像蒙上了一层塑料布,无法“自由呼吸”。

每逢大雨,雨水直接落到硬化地面,快速形成径流,只能单一地通过下水道、排水河道、泵站等“灰色”排水管网集中快排,一旦发生强降雨,就会出现多少管道都不够用的情况。

另外,在城市快速扩张的国策和过程中重地上轻地下,对原有排水系统考虑不够。而且,仅有的绿地更多地考虑美观,没有协同承担蓄滞雨水的作用,这些都是城市建设中没有尊重自然规律的硬伤。

不要洪水要“海绵”

现代化城市和雨水真的势不两立吗?面对“逢大雨必涝”的情况,能否让城市重新恢复“海绵”属性呢?

2013年12月,“请勿发布违法词”主席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了建立海绵城市的重要性。2014年和2015年,住建部先后印发《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海绵城市建设绩效评价与考核办法(试行)》。新版的《城市综合管廊工程技术规范》则实现了海绵城市与地下管廊综合建设。建设海绵城市,破题内涝之困迫在眉睫。

在北京建筑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院长李俊奇看来,海绵城市建设是让“城市之肺”水系湿地等能正常代谢,“城市皮肤”土壤能正常呼吸。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缓解城市内涝,补充地下水,调节水循环;干旱缺水时再将蓄存的水“释放”加以利用,缓解城市缺水现状,让城市逐渐回归自然的水文循环。海绵城市涉及生态修复、流域水质改善、公园绿地海绵化提升、市政道路海绵化改造等。

例如,在自行车道和人行道铺设透水沥青和透水砖,使雨水缓慢下渗;让城市屋顶“绿”起来,屋顶植物在滞留雨水的同时还起到节能减排的功效;驳岸缓冲带可以减轻因雨水径流的冲刷所携带的污染物,对河湖水系起到水质保障作用等;城市郊区与乡村同样应规划出滞洪区,比如农田、郊野公园等,以便保护下游城市。暴雨来临前,城市通过第一时间启动洪水预警系统,提前规划好需要使用哪些蓄洪设施,及时撤离相关场所人员。

形成共识才能共事

令许多人不解的是,武汉在2013年通过《武汉市中心城区排水设施建设三年攻坚行动计划》,打算投资129.85亿元改造、完善市内排水系统,告别“看海模式”。去年,武汉还被列为全国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之一。然而,近日武汉再成汪洋,此事引发了网络质疑,网友直呼公开百亿水利投资都花在哪。6月15日,武汉市审计局宣布,启动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项目跟踪审计。

对此,武汉水务局解释,到目前为止,近130亿元的投资计划,只完成了40余亿元。相对于过去的“水淹全城”,今年情况严重的是近年发展较快的新城区,武汉市内原来的渍水点基本没有渍水,中心城区新渍水点主要分布在工地周边,这是因为围挡、渣土等改变地表雨水的走势,局部水量过大,从而出现短时渍水的情况。这些与武汉市近年来地下管网清淤、建设海绵城市试点工作有一定关系。

同时,武汉水务局也承认,由于征地、建设等原因导致部分重要排水项目建设滞后。住建部建设司水务处副处长牛璋彬此前也公开表示:“海绵城市建设是一项非常复杂又非常系统的大工程,具有高复杂性、项目条件不清晰、投资额巨大等特点,因此地方政府在组织这项工程的时候会遇到诸多挑战。”例如,在已建成区改造重建难度高、社会影响大,大量建筑、场地改造和用地协调困难,以及巨额资金需求会制约许多经济条件较差的二三线城市等。

李俊奇表示,海绵城市的建设项目涉及规划、建筑、市政、园林、水利、道路交通等领域,这中间需要形成一个共识才能够共事,应该将海绵城市融入整个城市规划设计与建设的各环节。每一个新建建筑或设施,也都要坚持“海绵”理念,避免一边耗财耗力改善排水,另一边却不断摧毁具有蓄水能力的自然水系。孔彦鸿也强调,海绵城市建设是一种理念,涉及方方面面,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 

生态建设的理念要真正融入到每个人的知识结构中,每个人都要做海绵城市建设的支持者、参与者。在大自然面前,我们要控制和减少无止境的欲望,顺应自然,尊重自然,城市建设过程中要保留足够的生态空间,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今后,希望我们的城市不要再“谈雨色变”。


 
(文/小编)
 

(c)2008-2018 深圳市仁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01176号